印度制药剽窃技术已经一流了

印度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疫苗生产大国,但目前真正投入临床应用并且被证明有效的疫苗,专利分别被中国、美国、德国、英国掌握着。换句话说,在目前全世界都急需疫苗的情况下,拥有世界最强疫苗生产能力的印度却只能从这一块蛋糕中分一点代工费,甚至于连如何分配疫苗都没有置喙的余地,根本没有与印度人心理预期相匹配的话语权。

如果专利真的被放开了,那么印度就可以凭借其强大的疫苗生产能力,迅速成为疫苗争夺战中最具话语权的玩家,直接从青铜变王者。

2020年6月,印度和阿斯利康签署10亿支疫苗技术授权协议(那时候阿斯利康疫苗还没开始三期);

2020年7月,印度和Novavax签署保底10亿支疫苗技术授权协议(那时候Novavax疫苗连二期都还没完);

2020年10月2日,印度和南非一起在WTO TRIPS会议上提出了申请解除新冠疫苗专利提案;中国对提案表示欢迎,但要求在某些问题上进一步澄清,特别是在关于豁免可能产生的经济影响问题上。

2020年11月,南非和强生签署疫苗技术转让协议;

2021年1月起,印度开始漫山遍野搞疫苗外交;

2021年2月起,南非的疫苗生产也开张了;

印度和南非知道,WTO知道,我们作为围观群众也应该知道:

早在这个提案出现之前,印度就已经拿到至少足够自用的疫苗技术授权了;

按照已有经验,这个提案不可能通过,或者至少不可能及时通过;

不管这个提案通不通过,都不影响印度和南非生产乃至于倒卖别人家开发的疫苗;

如果要快速获得疫苗专利权,真正可行的方式是让公司和公司谈,或者国家和国家谈,而不是捅到WTO上去闹。

比如说啊,以下是Novavax版授权协议的部分条款

非营利性技术授权给印度,然后又允许印度对所有中低收入国家搞营利性销售。

然而,印度和南非揣着条件如此优厚的授权(南非甚至拿到的是技术转让),还不忘大闹WTO,这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嘛~

其实这已经不是他们头一回上WTO出风头了。20年前他们就闹腾过,那时候是为了艾滋病药物。

南非还好说吧,毕竟HIV重灾区,有充足动机。

印度则纯属搅屎棍。自诩为不结盟运动领袖、第三世界带头大哥,碰到有屎就必须搅两筷子,顺便可以剽窃技术,免除专利限制。

一切问题转经济,一旦新冠疫苗专利可以不被认可受保护,印度就可以明目张胆的仿制任何国家的任何疫苗,当然因为生产流程不同,印度大概能仿制的大概只有十几种。

还能扩大世界上的影响力和话语权。目前中国利用疫苗的实力,成功形成了强大的外交优势和反响。众多国家元首亲自接机,大力宣传中国的友谊。印度也想实现这个目的,但是无奈生产力巨大,却没有自己的专利。目前在世界舆论上还是处于防疫自救能力较差的国家。

印度要是为了本国利益最大化考虑这是没有错的,可以大范围推广东亚霸主地位(医药输出),而且可以让本国人享受一针新冠服务。要是在会议上振臂一呼应者云集,有大量国家同意,问题是专利技术本身不重要,要是明抢,五大国不会同意的你不技术投入,还想不花钱买,又想博同情,高是在是高。

1995年,印度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进入世贸组织最大的挑战就是必须要遵守《与贸易相关的知识产权协定》。该协议强制性地要求各成员国必须对药品授予专利权。

为了符合世贸规定,2002年,印度修订了《1970年专利法》,规定将专利保护期从14年延长至20年,与国际通行做法一致。

但是“机智”的印度人留了个心眼,规定政府可以根据公共利益、公共健康、国家安全、印度传统等原因,对专利实施强制许可。

所谓强制许可,就是不需要经过专利人同意,政府直接授予其他药厂仿制权。

是不是很霸道的条款?不过人家说了嘛,是需要出于公共健康、国家安全的原因。外加一个“印度传统”!

比如,艾滋病、疟疾、肺结核和其他流行性疾病等公共健康危机时,可不经专利权人同意,实施强制许可制度,生产、销售和使用专利产品。

2004年,印度又颁布了新的专利法条例。从此,印度基本达到了世贸协定的要求。

1995年印度加入世贸后的10年的过渡期,给了印度本土制药企业争取了宝贵的时间。2005年之前,虽然印度制药企业已经能满足国内药物需求的95%,但是产业结构问题也不少。

即使是在2005年后,印度还是对国内仿制药企提供了有限度的支持,例如强制许可制度。

当然,印度并不是首个出台此规定的国家。为了应对艾滋病的泛滥,巴西和南非分别立法,针对艾滋病药物的仿制给予强制许可权。尽管跨国药企和美国都提出了诉讼,但是并不能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只能作罢。

欧美专利保护的药品,到了印度只有向印度特色的“强制许可”投降。

2012年印度对德国知名药企生产的抗癌药索拉非尼进行强制许可的案例,就不属于上述情况。

索拉非尼2007年进入印度并于次年成功申请专利,专利到2020年才到期,售价高达5500美元一盒,而印度人均年收入还不到1000美元,根本无力承担。

印度本土药企一家药企,先是以印度人民的利益为名,向这家德国知名药企申请专利许可来生产索拉非尼。结果可想而知,德国药企不是慈善家,更不是傻子,直接拒绝了这个天方夜谭的请求。这家印度药企随即以德国药企未能充分实施该专利而满足公众合理需求为由,向印度专利局申请该药品的强制许可。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印度知识产权局居然批准了!只是规定印度药企需要向德国药企支付6%的特许权使用费,这也是印度国内首个强制许可的案例。德方当然不肯,直接向印度最高法院上诉,然而最终被判败诉。印度生产的仿制药上市后,索拉非尼的价格直降97%。

与其被动接受,不如主动迎接。面对印度政府的“流氓行为”,有的外国药企干脆认命,直接授权7家印度仿制商生产自家的丙肝神药,上市第一年全球销量就过百亿美元的索非布韦,并允许他们出口至91个发展中国家,只需要根据销售额付给原产厂提成,因为不主动授权也大概率会被强制许可。

除了强制许可,印度还拒绝了很多跨国公司提交的专利申请。印度2005年虽然首次给予药品专利保护,但是只限定于1995年之后的创新化合物,并且规定已知药物的衍生物不能在印度申请专利,除非显示出不同的功效。

这种事情发生得多了,跨国药企也清醒认识到:印度人,不服不行!

彻底看透了印度的专利保护制度的大型药企,很多药品专门为印度提供特价版本,其售价往往只是全球其他市场的一半到三分之二。

新药研发问题:对于新药品研发,费用高、不确定因素大、推广所需的费用高是不禁的事实,越是罕见病、越是重病的药价格越高。最后定价都是测算过的。如果是小分子的,从前面的基础研究到药物设计,到临床前,估计就得上亿了;如果是大分子,那会更高,临床I、II、III期,一个病人入组的费用就几万、十几万,而且有很大的失败概率,一但失败了,那前面的钱全部打水漂。一个药品成功,很有可能意味着有几个药的失败,失败的是不是要从成功的药品里赚取呢?另外,后续要产品推广,让医生知道、愿意处方也要不少费用。包括学术会议、赞助活动、各种各样的卫星会、沙龙会等等这费用是很恐怖的,对于印度是全免了。

(原标题:印度制药剽窃技术已经一流了)

(责任编辑:贺锦格_NB18842)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